1. <b id="16616"></b>
      1. <acronym id="16616"><form id="16616"></form></acronym>

      2. <acronym id="16616"><form id="16616"><blockquote id="16616"></blockquote></form></acronym><strike id="16616"></strike>

        學生風采

        周心培

        發布時間:2018-06-25    閱讀次數:2906

        在杭高,遇見另一種可能

        這兩天網絡上教改的聲音沸沸揚揚,一如今晨京城的雪紛紛揚揚。每當這時,我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起杭高,我的杭高。

        初三那年,在中考和保送之間,我爽快地選擇了保送,理由居然是想做魯迅、李叔同、朱自清、葉圣陶、蔣夢麟、徐志摩、郁達夫、豐子愷、潘天壽、查良鏞、張抗抗這些牛人的校友。而今想來,一笑而已。不過,當初還真就這樣懵懵懂懂地來了。

        剛剛保送的一個月算是平生最快活的時光了。一切都是新鮮的,一切都閃爍著理想的光芒。我每天騎著自行車,或是穿梭于錢塘外語(我的初中)與杭高之間,自由自在;抑或滿杭城轉悠,無憂無慮。其實,這也是我和杭高的蜜月期:或在操場上盡情地撒歡,或在保送生班里聽各位老師談笑風生;抑或是在乾隆御筆的碑亭前久久佇立,浸泡在時間的悠遠里。隱隱約約地,我感覺到這個學校不太一樣。

        148878523631733047.jpg

        開學初的分班考,我意外考進了理科實驗班,卻因而陷入了不知該喜該憂的苦惱中。我打電話給濤哥(其實早在保送生會上我就被他妥妥圈粉了),我說,我對理科的興趣不大,能不能轉班;他想了想說,再想轉回來可就沒機會了,你先呆著吧。于是,這一呆就是三年。

        三年是什么概念呢?櫻花謝又開,櫻花盛時拍了三回“全班福”;梧葉生又落,跑了六趟西站回了六趟家。三年,一晃而過,原來杭高長長的甬道上流轉的不只有光影,還有年華。

        “有風有雨成長路,亦苦亦甜杭高人。”在杭高的日子并不總是陽光燦爛風輕云淡,題與卷紛紛擾擾,人與事棲棲遑遑,有悵惘也有迷茫。不過,回憶起來,總歸還是美好更多一些。

        最難忘的是,杭高真的有很多很棒很可愛的老師!語文老師重視思辨,鼓勵我們大量地閱讀,特別是平時讀時評讀社科文;數學老師有一股“哪有石老師做不出來的題”的精神,逼著我也習慣了想一道壓軸題想破頭皮想上個三小時;英語老師也是班主任,潛移默化之間教會了頑冥不化的我很多為人處世之道;物理老師儒雅謙和,以至于很長一段時間里,我想象中的民國大先生都是他的模樣;化學老師是暖男加wuli歌神,一開嗓迷倒多少小迷妹;生物老師信息老師為我們答疑解惑總是不厭其煩務求精透;每周都盼著聽勛姐講政治講段子講人生哲理;被兵哥(我從沒當面這樣叫過趙老師,今后也不會再有機會了,不得不說有點遺憾)拿來開涮,也是一種小幸福。再后來,拜新高考改革所賜,我得以成為理科實驗班特立獨行的文科生,也因走班制而有幸在更多恩師門下受業:才子海青,出書出文,名聲在外不提,他講的歷史就是讓人忘不了;魅力呂媽(真的媽媽力Max,還是帶點strict的類型),毫不夸張地說,上她的地理課真是一種享受;巾幗龍哥,課上客串講時政內容,自帶一股瀟灑霸氣。還有,音樂、美術課不愧承弘一法師遺風,那種高水平連我這個門外漢都感受得到;而木工、金工、攝影這樣好玩有趣的課,也只有杭高開得出來了吧!

        身邊的同學們更是各有各的厲害!很努力成績很好的人很多,不努力成績也很好的高智商人群也有。社交能力、組織能力超群者大有人在,能書善畫、能歌善舞者不在少數。真是應了一句玩笑話:不怕學霸牛,就怕學霸什么都牛!聽著同學自己填詞自己譜曲的校歌《落英紛飛》,看著學長自編自導自己拍攝的一部有一部超文藝超唯美的杭高宣傳片,我一次又一次地重新認識杭高。杭高的社團活動也堪稱異彩紛呈,魯文社、天文社、模聯社等等都是聞名遐邇的;而我也在棋社里結識了圍棋高手,接觸了國際象棋。與只有廟堂的學校相比,杭高是自由而健康的,她的江湖氣之盛以至于有同學慨嘆“我的高中過得比大學更社會”。我的大學的校訓是“兼容并蓄,博學篤行”。我看到這句話,第一時間浮現在腦海里的卻是杭高的黛瓦紅墻。

        我忘不了朝六晚十的燈火,忘不了一次又一次跑到老師辦公室里問問題改作文,忘不了老師恨鐵不成鋼的殷殷切切;我也忘不了假期數學競賽的魔鬼集訓,忘不了各路大神的奇葩秒解,忘不了最后拿到省數競一等獎時那種范進中舉式的驚喜;我更忘不了和三五好友在小教室里閉關修煉、互相激勵的歲月,更忘不了學習之余到操場上跑跑跳跳時的笑語歡聲與忙里偷閑。

        我以為,沒有純粹的應試教育,也沒有純粹的素質教育,大部分學校都在這當中摸索,試圖找到某種平衡。而我的杭高,在應試教育的浪潮中不汲汲,在素質教育的時髦里亦不趨趨,從從容容不卑不亢頗有大將之風!

        890815722821935272.jpg

        我想,將來我一定會感謝應試體制下拼命努力的自己,這種努力給我帶來了選擇的權利;而更多的,我會感恩杭高啟發我,開拓我,讓我自己品嘗成長的滋味,幫助我尋得了我所愛的社科與國政。是啊!放眼偌大一個中國,我該到哪兒再去找一所以“善良、豐富、理性、高貴”為育人目標的學校呢?

        何其有幸,在最美的年紀遇見最美的你!


        附件下載
            

        上一篇:俞之奡

        下一篇:馬超然

        返回